当前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 安徽美术网 >> 信息中心 >> 美术文献 >> 文章正文
“80后”批评什么?
作者:朱贺    文章来源:《美术观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9-18
         针对青年艺术家群体的选拔,市场的作用则更加明显。越来越多的情况是,画廊、拍卖行找青年批评家给他们选定艺术家的作品写点捧场评论,这种评论实际上已经沦为变相的商品广告,批评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点缀。所以,面对艺术市场的火热,艺术批评显得越来越焦虑。在此情况下,“80后”的批评家该如何应对?“80后”应该批评什么?怎么批评?如何建立对青年艺术家群体的研究和阐释框架?本期我们邀请了五位“80后”的青年人针对‘80后’批评什么”这一话题进行探讨,以期对当下的艺术创作和研究有所启发。

  连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前几日,一位“70后”的朋友感慨道,现在国内大小展览,“80后”作为主角登台的情形越来越多了。这是件好事儿,说明“80后”的青年,包括那些曝光率日隆的、在艺术领域内的各色活跃分子,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批评观和价值尺度呢?而这些似乎经历得太少的小青年,是否能够肩负起社会的新使命?


  细想之下,我渐渐觉得如此的质疑实在容易变成伪命题。换言之,“80后”的价值观必须与其他时代的人迥异吗?抑或只有与前、后的时代彻底地隔绝,才是“80后”证明自己的唯一途径吗?我看不然。


  近几年来,“80后”的年轻艺术家已经太习惯于特立独行了,他们的唯一财富似乎就是从与众不同中获得的。然而,简单回望一下短短的人生途径,不少“80后”又的确心虚:如果真要拿阅历作为衡量,那么他们几乎就是“虚无”的代名词,有些策展人甚至还不断地撺掇着,展列那种苍白和稚嫩,以此作为“博君一乐”的噱头。可话说回来,有过酸楚、艰涩,甚至炼狱般磨难的艺术家,在这个时代又能实现怎样负责任的作为呢?平心而论,正是“虚无”和“老于世故”,在双重折磨着“80后”的身心。有一些这个年龄段的朋友也曾向我吐露,如果说“虚无”是个“劣根性”,那么他们宁可如此下去,因为青春的艺术之神似乎真的曾向他们暗示,“敲打算盘”的日子终归不是艺术人应该的选择。

  其实,“80后”的前辈们何尝没有过这般矛盾的境况?他们也曾不断困惑于生存到底是不是第一位的问题。就这点,“80后”的虚无又是真正值得的。因为,若能将这样挣扎的心绪维持,“80后”还是大有希望的。生命乃亘古的主题。“80后”中的一部分真正在思考的艺术分子,他们独立的标志或许正是如前行者那般对于这“无量诸苦”的彻悟。


  然而,彻悟之余更应关注的是建设。只知逃避,不能成为“80后”的秉性。这个世界的“思想”并没有多大变化,每一天,每一个人都有值得剔除的、古老的恶。当“80后”自认为放眼寰球之时,他们是否真切地关注过那些或美或丑的周遭;当自认为体悟民生之际,他们能否勇敢地宣布将为世界带来更丰富而绚烂的明天?如果真的需要批评的价值观,那么首当其冲的,就该是为如此多元共融的未来而奋斗。


  再展开说,这就是“80后”亟待具备的、有着批判性的历史观:从俗世中学会重生,从往昔中习得教诲,进而为共同生存的土地,添加崭新的艺术力量。惟其如此,才知道我们为何创作、为何批评,为何又要建设。当庸庸碌碌,或者惊天的宠辱袭来,我们也才能明辨是非,知晓怎样做到不惑于外物。当然,这些都已远远超越了“80后”的年龄限制,指向的是人类造物的终极归宿,成为我们永恒追寻的理想。批评,就是为了无限趋近于它。


  落实到操作上,当“批评”开始,我总能忆起19世纪英人兰陀(Landor,W.S.)的几句诗行:他迷失在欢乐逝去的时候,迷失在自然喝令着人们遵命、听话的时候,“I see,and know not why,Thorns live and roses die”,他明白,不过又在询问,为何如何?——“玫瑰枯萎但刺儿却在”。批评不是掐灭鲜花的刀剪,批评更不应该只有刺。斗争那丑陋的,是为了犁田、播种,挑衅那无知的、自负的,是为了给智者、贤人留出通道。然而,更关键的是,应该给恶从善的包容,给愚昧向往光明的可能。


  那,“80后”该做什么?是的,请揭露那些虚伪的,挑战那些专断的,激励那些病馁的,鞭策那些后进的!惟其如此,夫复何求?


  段君(华侨大学美术学院教师):有时候跟一些对批评还有兴趣的艺术家朋友聊天,他们会很直接地问道:你们所谓“80后”的批评家在主张什么?观点是什么?跟老一辈批评家有什么不同?你们有没有建立起来一些什么新的东西?

面对尖锐的发问,我们不能支支吾吾,这是从事批评的年轻人必须面对的问题。新一代批评的建立,同样是告别老一辈批评家的过程。告别老一辈批评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ahart07打印】 【关闭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安徽美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注明 来源:安徽美术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安徽美术网及资料提供者,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徽美术网”。 2. 凡注明 来源:XXX(非安徽美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们在此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作者在一个月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相应证明材料,致信ahart07@163.com 4.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热点文章排行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1016
    普通文章[少儿美术]纸工初步技法(教学过程915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842
    普通文章[美考动态]安徽省外院校在皖招生报748
    普通文章[少儿美术]少儿美术作品欣赏-砂纸748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徽派建筑三绝——民居;祠674
    普通文章[美考图库]中国美术学院优秀色彩静662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638
     热点艺术家排行

    李曌

    张涛

    徐春玉

    程军辉

    郜少华

    王嫩

    关于我们 ◆  ◆ 欢迎加盟 ◆  ◆ 客户服务◆  ◆ 网站相册
    中国 合肥 安徽美术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对本站内容进行复制或用于其他任何目的
    CopyRight ?2006-2007 AnHui Arts Websit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0551-2335872  (0)13855183872 QQ:1006954158 E-mail : ahart0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