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 安徽美术网 >> 信息中心 >> 名家评论 >> 金成专栏 >> 文章正文
论刻字艺术的美学思想
作者:苏金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3-5

发表于《书画世界》20057月(总第111期)(94-95)

论刻字艺术的美学思想

苏金成

[摘要]每一个民族的审美思想都渗透并表现于这个民族的各种文化艺术形式之中,因此美学思想对各种艺术的创作与表现都起着重要的作用,中国刻字艺术即是如此。历代刻字艺术家正是运用了蕴含辩证思想的美学原理,在刻字艺术表现中充分地展示出他们特有的审美意识,才形成了刻字艺术独特的审美境界。

[关键词] 刻字;美学;自然

著名艺术家熊秉明曾在《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中论李斯的书文刻石:“这些立石有政治意义,有文字规范化的作用,也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很能代表秦帝国的时代精神。从书法发展史说,这是书法第一次离开了竹帛;离开了铜器,成为巍然独立的巨制。这一种历史纪念性的任务,在别的文化里往往由雕刻(像希腊胜利神)或建筑(像罗马凯旋门)来完成的,在中国则用了书法,如果说中国书法与建筑、雕刻、绘画取得了同等重要地位始于秦刻石,未尝不可吧。” 中国刻字艺术的发展是伴随着中国文化史、文字史而成长发展的,它在长期的发展中形成自身独特的审美思想与创作形式,并且能够和其它艺术相圆融,有着丰富的美学理论,充分体现着中国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哲学思想。

中国传统文化孕育着完善而独特的美学理论,体现着人对自然和人生的体验,这种体验融情感与认知于一体,具备丰厚的审美蕴涵。刻字艺术表现的是中国人的美学思想,这决定于中国文化崇尚精神对自然的寄托,使人生获得审美超越。刻字艺术美学思想受道家的影响很多,如道家哲学中的“道法自然”,是指自然为法则,这种精神对中国艺术影响极为深远。刻字艺术追求的自然率真之美,是艺术家在创作时拥有的自然纯朴的心态和精炼的用刀技巧,任性而发、自然所致的结果。在刻字作品中,点画圭角、雕琢修饰,加上自然材料的肌理,呈现出一种清新自然,隽永深远的意境。今天考古发掘的大量古代碑碣刻石,给人以自然造化之感,这些作品不但强化了书法线条的变化,使人感到点画中的屋漏痕迹象,而且其中的自然残蚀也显示了素朴的朦胧之美,给人以任情、率真的审美情感。

中国古代的哲学和美学主张将人的价值建构在人与自然的统一和谐之上,这种统一和谐又以审美体验为中介。道家提出的阴阳学说,体现出宇宙间自然万物对立与统一的辩证关系。阴与阳的关系是一种既相对对立,又保持着一种自然的、和谐的统一与平衡的关系,这种和谐与平衡之美构成了中国美学理论的基础。这些原理在刻字艺术中得到圆满体现。刻字艺术的“刻”,有阳刻,有阴刻,有阴阳相间刻,镌刻过程是减法,即造型的过程,而镌刻后涂料、着色直至装潢是加法。这减、加过程,就是辩证和谐的统一。而在刻字创作表现中讲究的“虚实相间”,是指字体结构空间中的虚与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刻字家在创作中多方位重视空间的表现,既要对汉字本身结构进行处理,还要重视对"虚象"的表现,即对汉字以外空白的把握,力求整幅作品达到“气韵生动”的效果。刻字艺术中的美是辩证的而不是绝对的关系,因此才能够体现出所谓“大象无形的美学理念。历代刻字艺术家运用了这种辩证的美学思想,从而产生了匠心独运的艺术构思,并形成了具有中国传统哲学精神的刻字艺术美学理论。

在刻字艺术实践中,刻字艺术家会因为使用材料本身的自然肌理而产生特殊的审美联想。刻字艺术家寄情于物,表达心灵情感,形成作品的不同风格。刻字材料的肌理发挥,表现了一定时期的书风和刻字品格。因为具体材料的使用往往代表了具体的时代特征,记录着刻字艺术发展的历程。从艺术考古学角度看中国文字发展史,甲骨文代表殷商时代的刻字,钟鼎文代表青铜时代的文字,石鼓刻字代表着先秦文字,泰山石刻是秦代篆书,隶书碑刻代表汉代书风。这是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的审美思想也随之变化。单纯的艺术形态满足不了人们对审美更高层次的追求。现代刻字艺术追求多维度的审美愉悦,刻字艺术家在木竹、石材、金属、陶土等材料上进行创作探索,展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表现力。各门艺术类型之所以有它确定的性格,是由于它所用的是一种确定的外在材料,以及这种特殊材料所决定的使之得到充分实现的表现方式(黑格尔)。因此,物质材料的变更使用,既与中国文字的演变密不可分,又是随着社会经济、文化和科技发展而变化的。

谢赫六法论中,“气韵生动”被作为绘画的至高境界,其余五法讲的创作技巧。刻字艺术同样如此。刻字艺术家研究刀法,通过平口刀的使用时平面高低角度、锤击力大小,刀痕重叠交叉变化,使刻字作品中刀痕结构上的秩序、关系恰到好处,凿出的刀痕所表现出来的意境也就千变万化。这就相当用毛笔在宣纸上创作书法。刻字创作中刀法的造型还应当与作品内容相和谐,除了强调作品的整体感,还要注意背景的衬托。所表现出来的意境犹如写意中国画,追求神似而非形似,这种感觉是自然美。这种美必须有一定的用刀技巧和巧妙的构思经营。由于受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影响,刻字对“美的表现既有外露又有含蓄,既有中庸又有张扬的特点,由此也就造就了刻字艺术独有的形式美。在历代刻字艺术作品中,都充分体现出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对其产生的巨大影响。刻字在成形材料上的立体造型——线条的立体形象,无论用刀技法还是结构章法,都表现出虚实、厚薄、藏露、疏密、繁简、刚柔、动静、情态、意境等变化,在线条内显示出力的流动。不难联想到雕刻时,线条在刀下游动,力在线中运动这种力的运动旋律。可以看出,气韵生动作为中国艺术追求的最高审美理想,其原理便是出自,道家思想中认为生生不息的宇宙规律与自强不息的人生态度是有着相通的道理。这体现了刻字艺术追求“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

盛行于魏晋南北朝的玄学倡导追求人性对于自然的逍遥。这在中国哲学史上是里程碑式的大变。此时,无论是文学还是其它艺术,都把意境说作为追求的终极目标。意境说是中国美学相对于西方美学自己创造的独特的理论成果。这个理论的根基就是中国哲学天人合一的精神,自然万物之间不断地渗透影响,不断地互相碰撞生发,天地圆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充满着无穷尽的生机,这是真正的审美意义上的天人合一。中国哲学对自然观的重视,既标志着中国哲学思辨的深入,同时也为美学自然观的进展打开了通路。以上这些审美思想在刻字艺术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刻字艺术追求的是自然美、意境美,这种美是在刻字艺术家激情创作时自然产生的,这是一种大象无形的意境美。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儒家的美学思想也对刻字艺术的创作影响很大。儒家的美学思想集中体现在中国的人文精神上,提倡的是人的精神与灵魂之美,这也是刻字家的艺术修养与艺术创作思想的核心。古代刻字作品流传到今天多有一定程度的残蚀,本来精雕细刻的点画增变成斑驳与模糊,但反而因此具有朦胧、含蓄之意境。这种自然残缺不会影响欣赏情趣,而是由于残缺更使线条富于变化,进一步调动欣赏者的智慧和丰富的想象力。欣赏者在这种朦胧美中品味、联想,进入含蓄无垠,冥漠恍惚之佳境。刻字中有残蚀,残蚀中存在美的意趣,如南北朝时期的《爨宝子碑》,表现出粗犷古拙的意趣。   

佛教的传入与汉化,给中国哲学思想带进来的观念,佛家有语“色即是空”是将自然宇宙全然看空,自然界的一切,万物之生命于世间轮回,都是一种“空”。佛家对美的认识,是推崇"美由心造,心融万物",并且提出了“心悟”。有偈语“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说人应当无所执着于世间的任何缘起缘灭,而生大智慧的清静心。在刻字的艺术表现中就有来自于刻字家对这种美学观的认识,刻字艺术中的“计白当黑”即是刻字家以“空”体现出了佛家的“无相之象”的道理。此“空象”引发了“空白”之美,同时给观赏者带来了无尽的想象,“空中见有,以无藏有”,这完全可以反映出古代刻字家对“空的深刻理解。而刻字艺术技法上的“无法之法,乃为至法”体现的正是中国刻字家追求的艺术境界。                                              

中国的美学思想突出的是情感的寄托,这种境界唯中国美学所拥有。在历代刻字家的刻字艺术创作中,刻字家心中如果没有意境与情感,是无法体会博大精深的中国美学之真谛。虽然就刻字艺术美而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无论何见不离其宗,美在自然与人性中,一切美若背离了自然与人性,也就谈不上美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是西方美学未能达到的一种境界。在创新发展当今刻字艺术的实践中,有一些刻字艺术家进行刻字艺术创作时以西方美学思想作为审视刻字艺术、研究刻字艺术的标准,这从刻字艺术本身具备的艺术表现特性来讲,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美学观。

继承与创新刻字艺术要懂得中国的传统美学思想,要运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指导刻字艺术的发展与创新,真正表现出刻字特有的艺术魅力。中国刻字艺术体现的是代表中国文化的审美意识和审美理念,否则,刻字艺术就失去了应有的艺术精神。我们也可以在中国传统美学基础上恰当地融入一些西方美学思想,这样才能创作出体现中华民族文化,蕴含中国审美思想的刻字艺术作品。如果当今刻字艺术家在创作中充分运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刻字艺术就能在汲取中国本土文化养料的基础之上开辟出新的广阔途径。所以,刻字艺术家在创作中应该避免两种倾向:一是因循守旧,照搬传统不敢创新;二是完全抛弃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简单摹拟西方表现摸式或者模拟其它艺术形式(如雕刻和版画)。鉴于此,当今刻字艺术家就应该既向传统学习并超越传统,又向世界学习, 向其它艺术门类学习,实现横向超越。这样才能构建起中国刻字艺术独特而完善的审美意识和创作机制。

[参考书目]                            

[1]陈方既,雷志雄.书法美学思想史.郑州:河南美术出版               

[2]宗白华.美学散步.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3]范瑞华.中国画向何处去——对中国画发展的研究和探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2                                  

编辑:ahart07打印】 【关闭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安徽美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注明 来源:安徽美术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安徽美术网及资料提供者,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徽美术网”。 2. 凡注明 来源:XXX(非安徽美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们在此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作者在一个月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相应证明材料,致信ahart07@163.com 4.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热点文章排行
    普通文章[少儿美术]纸工初步技法(教学过程3272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3151
    普通文章[少儿美术]少儿美术作品欣赏-砂纸2577
    普通文章[少儿美术]卷纸手工作品欣赏2441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2359
    普通文章[徽派艺术]安徽近现代画家(艺术鉴2069
    普通文章[美考图库]中国美术学院优秀色彩静2022
    普通文章[美考图库]清华美院学生优秀素描作1729
     热点艺术家排行

    李曌

    薛松

    吴作人

    王家琰

    孙彤

    薛丰

    关于我们 ◆  ◆ 欢迎加盟 ◆  ◆ 客户服务◆  ◆ 网站相册
    中国 合肥 安徽美术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对本站内容进行复制或用于其他任何目的
    CopyRight ?2006-2007 AnHui Arts Websit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0551-2335872  (0)13855183872 QQ:1006954158 E-mail : ahart07@126.com